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建國60周姩之唔茬湘西纵队嘚日

2019-03-05 07:07:36

罗均卿,辰溪龙头庵唐冲村人,原湖南人民解放总队湘西纵队军需总管,1951年随47军参加抗美援朝,1955年回辰溪,1984年离休。讲起当年打土匪,已是耄耋之年的罗老仍然慷慨激昂;回忆那枪林弹雨、出生入死的岁月,历历往事似在昨天——

罗老说起当年的事神情激昂

龙头庵会师

1927年8月,我出生在龙头庵唐冲村,1942年,考入贵州铜仁国立第三中学。日本投降后国立中学撤销,我回原籍。1948年,龙头庵地下党员米庆轩,刘本龙、肖守谦将我作为进步青年,介绍到已被共产党控制的国民党混编地方部队米庆舜部队任军需总管,并担任秘书。

1949年初,我们获悉抗日战利品,包括许多枪支弹药藏在辰溪一个地下仓库,由国民党警卫部队把守。党组织指示米庆舜部队争夺这批物资,以壮大力量,震慑土匪。几个地方派系也想争夺。我们奉命摸清了地下仓库的地点、武器装备、守卫情况,准备截取。不料,3月5日,匪首张玉琳率10000余人层层包围兵工厂仓库,强行解除警卫大队的武装,打开仓库抢劫枪炮16000余支(门),子弹500万发,以此组建“国防军”,张自封军长。这便是史上记载的“三.五事变”。张玉琳凭借强大的军火作后盾,使溆浦、怀化、麻阳、泸溪及辰溪等五县匪首皆俯首称臣,至此,张玉琳成为湘西颇有军政势力的实力派人物。

一场敌我较量的殊死搏斗即将拉开。3月9日,共产党员陈策、米庆轩、肖守谦等在云峰中学秘密集会,决定利用张玉琳“中国国防军军”这一躯壳,再组建两个团的武装。3月16日,国防军独立第四团、第五团宣告成立,我党在张玉琳部控制了两个团又一个营的武装。一个多月后,肖洪量的独四团、米庆轩的独五团被合编为第二清剿纵队第三支队第三大队,肖洪量、米庆轩为正、副大队长。

土匪头目张玉琳于7月12日撤销了肖洪量、米庆轩第三大队正、副大队长职务,还缴去了90余支枪。当时,我正跟随米庆舜部队(一个营的武装)在溆浦花桥。米庆舜连夜带了20个人回到龙头庵商谈对策,并随后命令我和二连长带领剩余100多号枪和人秘密转移到龙头庵会师。那年我21岁,次接受这么重要的任务,我感到十分紧张。

当晚,我和二连长率领部队连夜步行100多里赶往龙头庵。但是部队人员复杂,共分三伙人马,一连属于麻阳武装,三连是好几个地方的人,只有二连有20多人是米庆舜嫡系。为了兼顾两头,我让三连走在前头,中间为二连,一连走在。可是,一连的麻阳武装趁着黑夜悄消逃走。正当二连正在全力搜索一连的时候,走在前头三连快速前进并把枪口对准随后赶来的二连,想抢我们的枪。我认准地点就在张玉琳势力范围内,三连的人不敢随便开火,于是部署战斗准备,做殊死搏斗状,同时随机与他们周旋,说愿意把身上所有的银圆给他们。对方怕偷鸡不成反蚀把米,拿走银圆才放了我们。凭借机智勇敢,二连20余人顺利逃出敌人的势力范围,跟米庆舜在龙头庵会合。

1949年7月28日,米庆轩、肖洪量从辰溪城郊十里浦拖回原第三大队160余人枪;同时米庆舜从溆浦花桥拖回40余人枪,两支队伍于7月30日在龙头庵会师。

[NextPage]

罗老向讲述当年湘西纵队的故事

罗子山激战

经过两天的修整和集训,7月31日,队伍在永和乡中心小学(今龙头庵中学)举行大会。会上庄严宣布:湖南人民解放总队湘西纵队成立,受中共湖南省工委直接领导,并宣布《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以及部队性质、任务等,众人高呼口号“坚持共产党的领导,替穷人打天下”。部队的正式番号是:“湖南人民解放总队湘西纵队”,任命辰溪中共地下党员陈策为湘西纵队司令员,谌鸿章为政治委员,罗建西为参谋长。

湘西纵队的成立极大地威慑了张玉琳。张玉琳立即亲自指挥,分别从辰溪、怀化、溆浦等地调遣部队,对湘西纵队实行围追堵截。石玉湘“暂七师”从长田湾倾巢出动,张玉德、张玉久的纵队和刘华峰支队分别从辰溪县城等地出发追击,怀化蒲和生的独五旅由东向南迎面杀来,溆浦匪首蠢蠢欲动,四股势力3000余人形成四面合围的态势,妄想将革命新生力量扼杀在龙头庵的山坳里。

消息传来,陈策司令果断命令湘西纵队迅速撤往罗子山,进而过龙潭与溆浦兄弟部队会师。8月3日,陈策与肖洪量等集合部队在湘西纵队成立的地点举行师誓大会,全体指战成员群情激愤,决心坚决打退敌人的进攻,粉碎敌人的围剿。

罗子山位于辰溪东南隅,横跨辰、溆、原怀化三县边陲的雪峰山余脉之间,海拔1300余米。8月5日凌晨,米庆舜队长带的30余人在罗子山虎形地一带与正面来敌蒲和生匪部交上了火。陈策司令一行听到枪声马上投入了战斗。由于敌众我寡,纵队成员只能边打边撤。敌人穷追不舍,米庆舜向陈司令请示说:“司令员,这样打甩不开敌人,请司令员给我一个班来阻击敌人。要不然,你撤他追,你打他躲,再耽搁时间,我们将有被包围的危险。”陈司令认为言之有理,批准了米庆舜的请求。

[NextPage]

于是米庆舜率领10余人端起冲锋枪冲出掩体,朝着黑压压的敌人汇织一道严密的火,只要敌人一抬头便应声倒地。激战两个多小时,敌人除了丢下百十具尸体外,没有前进一步。这时,阵地前沿的枪声渐渐稀落,战友们得到了片刻喘息的机会,大家唇焦口燥,饥渴难耐。正当大家寻找水源时,侧翼肖守谦支队那边已抵挡不住,一时间敌人如决堤的潮水霎时涌满了山腰。米庆舜看到了张牙舞爪的匪徒大喝一声:“同志们,与敌人拼了。”说着,他端起冲锋枪跳出掩体,一阵猛射,敌人死伤如麻。我的老领导、好战友、好兄弟米庆舜和其他5个战友也英勇献身。

因为得到了瑶乡同胞的支援,“湘西纵队”利用山高峰险的有利地势沉着应战。罗子山战斗经过长达12个小时,先后打退敌人冲锋20余次,纵队的冲锋枪等枪械几乎全部打坏,子弹打光,匪徒的嚣张气焰以蒲桂桂(匪旅长蒲和生的侄子)毙命及死伤200余人的代价而偃旗息鼓。“湘西纵队”突出重围,顺利转移到溆浦龙潭。

米庆舜牺牲后,残暴的匪徒将他的尸首砍成几段示众。每回忆起老首长,我就悲痛不已。为了缅怀米庆舜的丰功伟绩,我写下了两首诗——

(一)

乔装有诗洞房中,

桃花山上除强徒。

当年罗子山上事,

提辖何过队长勇。

(二)

直爽无苟个性共,

推心置腹意气投。

长恨初战身先殂,

仅留怀念酬英雄。

“湘西纵队”完成使命

解放大军南下的消息,使原国民党雪峰部队各级官员惶惶不安,便想顺应局势,迎合潮流,自愿放弃国民党“雪峰部队”名义,成立“湘西纵队”,坚决跟共产党走。不久,谌鸿章、陈策、向承祖等便在龙潭“四益绸布百货商店”召开雪峰部队高级军官40余人的会议,一致决定举行起义,并将驻防在隆回的第3支队和洞口的第4支队调回龙潭待命。会议决定:陈策、向承祖分别为正、副司令员,待各部队集结后,再宣布起义。随着湘西解放不断深入,其他地方武装纷纷被收编。此时,“湘西纵队”如同星星之火,迅速壮大。

我继续担任部队的军需,负责征集粮食。1949年10月,我跟随部队来到了辰溪和沅陵等地剿匪。主力部队则开赴其他未解放的地区继续剿匪。

11月底,湘西行署主任晏福生和47军军长曹里怀,经报呈上级批准,将湘西纵队收编的原雪峰部改编为湘西军区独立第21团,跟解放军47军和编,“湘西纵队”司令部撤销,司令员陈策改任沅陵军区副司令员,政委谌鸿章调任溆浦县县长。

至此,声名远播的湘西纵队光荣地完成了历史使命。我被和编在补充团当给予员,继续征集粮食。没有多久,我被派往第二战区参谋部学习,后转为第三大队,主要任务是学习政治。

朝鲜战争爆发后,1951年,我随47军抗美援朝,负责物资收发。3年里,由于天天待在阴暗的山洞,每天要清点、发放200多吨物资,我原本一双明亮的眼睛视力严重受损。回国后,虽经几次手术和多方治疗,仍无法重见光明,如今双目失明已整整30年。

罗均卿(口述)

边城晚报 陶谋 周云珍 通讯员 谢志德(整理)

:邓志义

:admin_001

玻璃切割机
重量检测机
金水电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