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网络

有关部门3天内让露宿农民工都有地方住

2019年02月25日 栏目:网络

有关部门:3天内让露宿农民工都有地方住昨晚9时30分,从黑龙江来沈打工的农民工孟庆波在农民工维权中心工作人员的帮助下,住进了旅社,旅社里

有关部门:3天内让露宿农民工都有地方住

昨晚9时30分,从黑龙江来沈打工的农民工孟庆波在农民工维权中心工作人员的帮助下,住进了旅社,旅社里有电视,有风扇。见习 王冠楠 摄

昨日下午3时许,在鲁园劳动力市场附近的墙上依旧有房间出租的广告,研究农民工该住那儿才是燃眉之急。首席 杨帆 摄

到底:《俩农民工露宿“蓝天宾馆”的梦与愁》

闪回:取缔附近黑旅店后,沈阳鲁园就成了一些农民工的夜宿之地,这里也被他们戏称“蓝天宾馆”,本报坚守“蓝天宾馆”一夜,一同感受夜宿鲁园的梦与愁。

推荐词 农民工露宿公园

词解提要

近日,沈阳警方取缔鲁园附近黑旅店后,没有了便宜的住宿地,一些农民工便夜宿公园内,这一问题引起各方关注。

即便是“蓝天宾馆”,蓝天也只能在熬过黑夜后才能看得见。

昨日本报体验鲁园农民工夜宿公园的报道引起了社会各界广泛关注,昨晚9时,由沈阳市、区两级农民工维权中心、公安、劳动等部门联合组成的工作组来到鲁园,现场为露宿农民工解决住宿问题。

而我们所要解决的,绝不仅仅是这几天内的农民工露宿问题,更多农民工、更长远的时间里,这些为城市作贡献的农民工,我们该为他们做些什么,他们该住在那儿?

稍早时候的昨晚6时,市区农民工维权中心等领导坐到了一起,意见统一:“让农民工兄弟有地方住! ”

进展:“这比公园好多了”

昨晚9时,跟随沈阳市和平区农民工维权中心的工作人员来到了前一天采访的鲁迅公园,不知是下雨的原因,还是都找到工作了,凉亭里只有两名农民工。

其中一名来自调兵山的农民工已经进入了梦乡,甚至没有铺盖。

没有身份证,他无法得到相应的帮助,因为所在辖区的旅社必须用身份证登记才能入住。

31岁的孟庆波是第二个进入工作组视线的农民工,带的毛毯脏了,刚刚洗好晾在树上。干了两天但没有拿到工钱的他只能半卧着睡在石凳上。

十四纬路派出所所长孟广宇核实过身份后,孟庆波跟随工作人员来到了光荣街上的“如家旅社”。经过身份证登记后,他被工作人员安排在一间25元的小屋子。“还有电视?还有风扇?这条件比公园好太多了……”孟庆波边收拾行李边吹起了风扇,“明天我就找活儿去,不住公园了。 ”

名露宿公园的农民工兄弟住进了旅馆。农民工维权中心工作人员的工作还没有结束,接下来的时间,他们将继续统计鲁园农民工的人数和周边旅社床位的数量,力图保障鲁园农民工不再露宿街头。

反响:“期待建一些公共租赁房”

昨日下午3时许,一场突降的雨过后,鲁园劳动力市场附近又聚集了很多农民工,这个时间对他们来说是找工作接近尾声的时候。“《辽沈晚报》报道我们的事儿了,你看没? ”“我没钱买,但是听别人给我叨咕了,也确实是那么回事,我们一天赚几个钱儿?住20块钱的根本不现实。 ”“是啊,取缔了我们只能住外面啊,影响市容我们也不想,谁不嫌寒碜啊! ”“下一步咋整呢? ”

两位农民工的对话代表了大多数农民工兄弟的心声。下一步咋办?他们心里没谱儿。“如果有一个集中住的地方,价位能接受,我不愿意在公园喂蚊子。”农民工王猛说。

对于鲁园农民工的这种遭遇,“过来者”也深有同感。

黄建民是沈阳位农民工人大代表,他也经历过这种蜗居的生活,“我以前就住在沈阳站附近的小平房里,好几个人挤在一起,一到夏天,外面是臭水,屋里都是蚊子,就那样的环境,也没想过换个地方,赚钱多不容易啊,我就那样硬熬过来的。 ”“今天看见《辽沈晚报》的报道,对这些工人,我很同情,也很难过。一个城市想要发展就离不开农民工,现在农民工收入普遍偏低,干活又很辛苦,但是离了他们又不行,他们廉价,干的又都是市里人干不了的活儿。 ”“环境好一点住不起,农民工出来就急着赚钱,家里也都贫困,本身带的就有限,好不容易挣点,还想着给家里,根本舍不得花钱在住的环境上。我个人希望政府拿钱补贴,在鲁园附近给建一些公共租赁房,价钱低点的,干净卫生就行,因为这些人也都不是常住,找到工作就走了,就是给他们一个能够暂时落脚的地方。 ”

问题:“不让住黑旅店该住那儿”

在沈阳市总工会农民工工作部部长詹军眼中,现在重要的问题是,“不让他们住那些黑旅社,他们应该住那儿?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一切都是空谈。 ”詹部长认为,“相关部门应该给农民工们指出一条道,该往那里走?这不是一两个部门能解决的,需要联合很多部门一起商议,比如给农民工们创造一些住宿的条件,改善他们的生存环境。”

而鲁园劳动力市场主任、鲁园农民工工会主席辛文学表示,虽然鲁园劳动力市场只负责为农民工搭建就业的平台,但看到农民工露宿街头,还是心里难受。“为什么他们住黑旅店,因为很多人没有身份证,也没有钱,是社会层的人群。 ”辛主任说:“如果资金允许,相关部门是否可以在周边小区投入一些农民工公寓。 ”不过辛主任也有自己的担心,“农民工也该提高自己的素质,爱护居住环境,像我们市场里的公共厕所,有铁的部分都被偷走了,这样也会成为他们选择住所时的障碍。 ”

建议农民工住房困难纳入城市住房保障范围

我们的报道,在沈阳市相关部门中获得了迅速的反响。“首先必须要感谢《辽沈晚报》对农民工兄弟的关心!”昨晚6时,正常下班后一小时,沈阳市农民工维权中心主任傅宏宁对本报的报道给予肯定,并召集区维权中心及沈阳市公安局驻维权中心的相关负责人坐到一起,研究鲁园农民工露宿问题。“黑旅馆因为经营成本低,没有手续,很便宜,但却问题重重,公安部门打击完全正确,但引发的露宿问题也同样存在隐患。”傅宏宁说。

对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傅宏宁提出,首先要查清经过打掉黑旅馆后,鲁园附近有多少个农民工露宿街头,维权中心、属地派出所、劳动部门、民政部门联合出动,组成清查小组,对鲁园半径一公里范围内进行农民工彻查,筛出真正的农民工为帮助对象。

其次,调查附近正规旅馆有多少,可以容纳多少鲁园农民工进入,3天内让所有露宿农民工进住,针对不同情况,可以给予一定补助,对长期找不到工作的农民工,介绍合适的工作,如果不同意,可以劝其回家。如果没钱买火车票,将由维权中心负责将其送上火车,确保回家。

傅宏宁还表示,将在鲁园附近张贴通告,对农民工进行宣传教育,不要露宿街头。

会上有人提出,这个工程会很大,甚至困难重重,但傅宏宁表示,“我们先做,遇到困难随时碰,遇到一个解决一个。 ”

,傅宏宁告诉,将建议政府部门将农民工住房困难纳入城市住房保障范围,并作长久规划,解决该问题。

对此,辽宁省相关部门已有政策支持。早在今年2月4日召开的全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工作会议上,辽宁省住建厅党组书记商向东就曾表示,“有条件的城市可以探索建设公共租赁房和限价房。”

这意味着,以往在省外部分地区试点的公共租赁房和限价房模式,如果在辽宁得到建设,也将能获得政策支持。

外地城市如何破解农民工居住难题

兰州 2010年6月16日,兰州一家专为农民工开设的免费公寓正式开张,此举引发了当地舆论关注,被媒体称为“兰州首家免费农民工公寓”。

武汉 2009年,武汉市政府提出,将为农民工建设公共租赁房和员工公寓。武汉市政府将采取的重要举措包括:将农民工住房困难纳入城市住房保障范围,支持企业密集的开发区和工业园区建设公共租赁房和员工公寓。

上海 2008年7月,上海浦东新区外来务工人员集中居住区高东公寓建成启用,吸引了约1000名外来务工“蓝领”入住。

合肥 从2008年起至“十一五”期末,根据合肥市产业布局、农民工的数量及分布,比照经济适用住房建设的相关优惠政策,将采取政府引导,市场运作的方式,逐年建设一定规模的符合农民工特点的住房,以农民工可承受的合理租金向农民工出租。

手记:给他们一个温暖的家

家,这个概念在农民工的心里已经比较模糊,一年回不了一趟,只有里妻儿的声音,还有那寄往家里信封里的血汗钱。

农民工为城市创造着财富和美丽,他们更渴望得到城市的关怀,“过客”这是人们给农民工的定位,就连农民工自己也渐渐接受了这个现实。

他们渴望有个温暖的家,那怕是蜗居,那怕一群人挤在一起,这样他们忙碌一天后可以伸开腿,不被蚊子咬,缓过劲儿来继续干活。

有个温暖的家或是简易的落脚点会让他们觉得挨的累值得,更有动力为城市做贡献。

我们当然明白,在城市的发展中难免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更知道解决这一问题会非常艰难,不是一两个部门就可以解决的。

好在,我们看到了希望:昨晚,市区两级维权中心的领导围坐在一起,研究解决办法,并在当晚立即行动起来。我尤其欣赏傅宏宁主任的那句话,“我们先做,遇到困难随时碰,遇到一个解决一个。 ”

我们欣慰于这个速度和态度,我们要说的是,不只是解决农民工的问题,在面对各类城市顽疾时,多部门联合想办法,制定长远规划,不但考量这座城市的应对能力,也考量着城市进步和文明的程度。只要想得到,行动起来,事情就没那么难解决。

因为我们、农民工、政府部门的愿望都一致:期望这座城市发展得更好。

链接:

2010年6月12日,由住房城乡建设部等七部门联合制定的《关于加快发展公共租赁住房的指导意见》正式对外发布,旨在解决城市中等偏低收入家庭住房困难。根据《指导意见》,公共租赁住房供应对象主要是城市中等偏下收入住房困难家庭。有条件的地区,可以将新就业职工和有稳定职业并在城市居住一定年限的外来务工人员纳入供应范围。

首席 杨帆 实习生 张澜

凡拓创意经典案例纵横集团企业展厅荣获厦门
感冒头痛怎么食疗
霸道王爷的王妃真的美貌如花吗古尸还原图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