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永镇仙魔 第二章 七阳谷的伤

2020年02月15日 栏目:教育

永镇仙魔 第二章 七阳谷的伤不出意外的哄笑。那种笑的让人喘不上来气的笑。陈羲并不在意,脸上的表情一如既往的让人觉得很舒服。他嘴

永镇仙魔 第二章 七阳谷的伤

不出意外的哄笑。

那种笑的让人喘不上来气的笑。

陈羲并不在意,脸上的表情一如既往的让人觉得很舒服。他嘴角上的笑,就算是挑剔的人也看不出来一点虚情假意。一个杂役,而且是自己甘愿留下来不领工钱只管吃饭的杂役,居然说这样的大话确实让人觉得今天的好心情就指望这句话了。

不到一年前,陈羲到了小满天宗,在外面站了四天三夜,不求修行,只求做个杂役。小满天宗外宗六院上千弟子,都当他是个笑话。他来的时候已经十四岁,尚且没有明悟,也就是说不具备修行的资格,就算是做个杂役又如何?难道还能改命?

当时只有青武院让他进了门,所以陈羲才觉得青武院院长周九指应该是个可以打动的人。所以他才会三百天每天在四末起床,为的只是让周九指多看自己几眼。也许只是那么偶然的心思流转,自己的命运就会改变。

他却不知道,当初留下他,是因为外宗六院的院长们打了个赌,赌他能安心做多久的杂役。赌他多久会偷师,赌他偷师之后多久会绝望。

当然,赌注归赌注,终究是没人愿意让陈羲进来当笑话。毕竟这个笑话一旦被提及,就要连宗院一块提及。只有青武院周九指点了点头,让他留下来。不过周九指的条件极苛刻,每日两餐,不领工钱,甚至连衣服鞋子都不发,而且还要为整整一个班三十六名弟子一名教习服务。

苛刻的是,若有一人说他懒惰不好,他就必须走人。

正因为如此,下赌注认为他坚持久的那个院长大人,也只是赌他三个月就会离开。

隆冬到深秋,陈羲好像越发的踏实起来。

“羲官儿,知道你想必是听着觉得大家压抑,想讨大家欢喜。可是你以后还是不要胡乱说话的好,容你留在这里听我们谈话已经破了院长大人的规矩,若是被他知道,连我一同受罚。”

丁眉笑着理了理额前垂下来的发丝,她真的没有讥讽陈羲的意思,她只是很确定陈羲是在开玩笑而已。

“羲官儿,还是好好给我们烤肉吧。”

赵武大笑着说道:“虽然你是个废物

,但是你伺候人真的很不错。说实话从你来了之后大家的日子确实过的舒服许多,你就安安心心做你的杂役,说不得日后院长大人慈悲,就允你一个正经杂役呢,到时候你可以穿上衣服鞋子伺候我们,也不至于让我们看着你这身破衣服心里堵。”

陈羲微笑着回答:“衣服不脏,我每天都会洗。”

赵武笑的越发欢畅起来:“没说你衣服脏啊,只是说你衣服破啊,哈哈哈哈。”

陈羲依然在微笑,没有任何表情波动。

“羲官儿,要不回头我从家里拿几件下人的衣服给你吧。”

石雪凌看着陈羲说道:“纵然连个正式的杂役都算不上,可毕竟也算是甲班的一员,太寒酸了些。我们带着你出来,被人看到也是要遭笑话的。”

“谢谢”

陈羲摇了摇头认真的回答:“不过这件衣服穿的久了,舒服。”

没人会理解,旧衣服穿着比较舒服的话。

“你先走吧,我们要谈些事情。”

丁眉摆了摆手:“以后这样的场合,不会再带你来了。”

陈羲起身,抱拳,微微俯身,然后离开。

转身之后,他的脚步猛然顿住。

因为他看到了一个人,就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

青武院院长周九指一脸的寒意,视线没在陈羲身上而在丁眉身上:“宗门的规矩,在你这里难道只是儿戏?许一个杂役和你们这般厮混,你是不是早就忘了尊卑?”

“我们只是……在闲聊。”

丁眉立刻起身,弯着腰回答。

“还敢顶嘴?”

周九指冷冷笑了笑:“罚你进戒律堂三日,受足四十九戒。”

一片哗然!

戒律堂里,四十九种刑罚称四十九戒,每一种都能让人生不如死。若非犯了大错,很少有人被送进戒律堂受戒。而受足四十九戒,那是对犯了重罪之人的处罚。就算能活着出来,只怕也剩不下几分生气。

“是”

丁眉的脸色大变,但还是垂下头接受了处罚。

“院长大人,请开恩!”

展青上前一步垂首道:“此事虽然不妥,可按照宗门规矩,教习的错不足以进戒律堂,就算是要进戒律堂,也不足以受四十九种刑罚。”

“你是说我错了?还是你们有人愿意替她受罚?”

周九指冷声问。

展青张了张嘴,不敢说。其他人面面相觑,虽然都知道这件事就是周九指错了,但没人敢说。至于替丁眉受罚,他们想都不敢去想。戒律堂那种地方,连鬼都怕。

“你错了。”

陈羲站在原地,先是按照规矩行了礼,然后语气平和不卑不亢的说道:“我不知道什么是宗门规矩,因为我还没接触过。但是我知道院长大人就是错了,错在罚错了人。这件事因我而起,教习只是心善,可心善是错?所以不管罚什么,应该罚我才对。”

周九指的视线终于落在陈羲身上,沉默半响之后说道:“也好,若你能活着从戒律堂出来,我就许你一个内试的机会!”

说完,他拂袖而去。

“谢谢”

陈羲俯身再次一拜,说的极郑重认真。

所有人都看白痴一样看着他,都觉的他疯了。丁眉教习的修为不济也在破虚一品以上,以这般修为进戒律堂都未见得扛得住,他一个不能修行的废物进去的话……只有死路一条。

……

……

“收拾你的东西,我现在就送你下山。”

丁眉将带来的一个小包裹抛在陈羲的硬板床上急切道:“这件事只有甲班的学生们知道,其他人不知道,所以我带着你出山门也不会有人阻拦。我已经知会过他们,谁也不准把这件事说出去。”

“可是……”

陈羲不看那个包裹,也没有动:“如果我走了,只怕先生就真的要受罚了。”

“你走是我身受罚,你不走是我心受罚。”

丁眉皱眉,很好看的眉:“因为你这样一个白痴而心罚煎熬,不值。”

“我不能走”

陈羲摇了摇头,格外的坚决:“先生班里还差一个能进改运塔的学生。”

“那不是你!”

丁眉的声音骤然变得严厉起来:“我知道你来青武院一定有自己的目的,可不管你是什么目的代表青武院内试的人都不会有你,莫说你现在不能修行,便是能也不会是你。”

“因为我来历不明?因为我只是个杂役?”

陈羲微笑起来:“你怕其他学院的教习学生嘲笑你班里人?”

丁眉的脸色变了变:“若你不走,我就打昏了你把你丢出去。”

“我要进改运塔,我要改运。”

陈羲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必须这样做。”

丁眉怔了怔,这根本不是什么可以让她接受的答案。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丁眉觉得心里有些发慌。

“你到底要干嘛?”

她问。

“请您为我让一条路。”

陈羲站起来,郑重一礼:“只需这一次,若我以后成功,滴水恩,涌泉报。”

“戒律堂第一戒,是为寒冰室,我没指望你能撑过四十九戒,甚至没有指望你能撑过寒冰室,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好自为之。”

丁眉转身离开。

“谢谢”

陈羲道谢。

“我知道戒律堂第一戒是寒冰室,很早之前就知道了。所以我才会在碧水寒潭里泡着,生不如死的泡着。我还知道戒律堂第二戒是虫蚁洞,第三戒是九蛇窟,第四戒是雷鸣殿……这些我都知道,很小很小的时候就知道。我知道的时候……你还不是教习。”

当然,这些话陈羲不会说出来。

十年了。

逃离的时候他不过是个四五岁的小男孩,而且没有几个人见过他。现在他回来,也坚信没有人会认出自己。他的仇人……就在小满天宗。

……

……

“你在笑。”

周九指仔仔细细的看着陈羲,似乎想把他每一个毛孔都看清楚。

“是”

陈羲点头。

“但你心里有仇恨。”

周九指问。

陈羲似乎是有些迟疑,但还是点了点头:“有”

“哪种仇?”

周九指再问。

“大的那种。”

陈羲回答。

“去吧”

周九指指了指戒律堂的方向:“三百天,你每天都故意在我练功的时辰起床干活儿,每次都只是微笑一下算是打了招呼就走。这其中有三十八天下过雨,六天下过雪,你在这条路上一共摔倒过一百三十七次。这些我都帮你记着,我只是想知道一个人心里装着什么,才会把自己逼到这个地步。”

“你长期在碧水寒潭洗澡,第一次只坚持了一分钟,现在已经能坚持十分钟左右。当然,你肯定不是因为知道自己要进戒律堂寒冰室才去碧水寒潭的,而是因为你身体里有伤。如果我没有看错,你的伤是被炎气灼伤了内府,青州没有人能用这样的修为,只有雍州七阳谷的人才能用。”

“所以,你的仇人是七阳谷的人。小满天宗虽然算不得当世强大的宗门,但是也不会害怕七阳谷。况且,这么多年来七阳谷都被小满天宗压着。你只要能撑过寒冰室,我就给你一颗小叶丹,可以医治你的伤势,也可以帮你恢复一些修为。”

陈羲苦笑:“终究瞒不过您。”

周九指淡然道:“我就算再眼拙,也能看出来你曾经到过开基九品。你今年十四岁,看伤势少是一年之前的,青武院有史以来让人瞩目的那个天才十岁开基八品,十五岁到了开基九品巅峰一只脚迈进破虚。你如果没受伤,比他要强些。这样一个天才,我怎么能放过?”

他笑起来,格外的狡猾:“那些老狐狸都盯着我,但凡我对你表现出一点兴趣,他们早就来探查你了。为了留你在青武院,我故意三百天没理会你,让那些老狐狸错觉你真的没有什么潜质。没错,我今天是故意让你进戒律堂的,因为我要为你找一个理由去参加内试,进改运塔。”

他看着陈羲极认真的说道:“我要你从改运塔出来的时候,恢复开基九品的修为。到时候,被凰鸾院压了七年的那口恶气就可以出了。”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