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

北京华辰拍卖之傅抱石洗砚图

2020年07月01日 栏目:故事

北京华辰拍卖之傅抱石《洗砚图》傅抱石《洗砚图》 56×47cm本幅《洗砚图》作于辛巳(1941)年,裱褙为傅抱石自题签:洗砚图。抱石

北京华辰拍卖之傅抱石《洗砚图》

傅抱石《洗砚图》 56×47cm

本幅《洗砚图》作于辛巳(1941)年,裱褙为傅抱石自题签:洗砚图。抱石自题。可见傅抱石对此作的珍视。另据陈之佛先生家属回忆,此作为傅抱石1942年壬午重庆个展的展览作品。陈之佛女婿李有光在其所撰的《陈之佛傅抱石金石书画情》一文中对此也有明确记载:1942年,陈之佛在重庆举办工笔画展,轰动画坛。傅抱石受此影响,急起直追,于同年也举办了一次个展,展出作品一百件。“陈先生购买了傅先生多幅不同风格的精美作品,有《洗砚图》《送苦瓜和尚南返图》等”。文中所提到的《洗砚图》即为本件拍品,此外,该件作品还曾在1957年江苏省美术馆 “陈之佛收藏中国书画展”展出。   画作呈现出傅抱石在金刚坡时期的典型画风。傅抱石在《壬午重庆个展自序》中就自己创作题材来源分类作了详细说明,概括来说:(一)撷取自然;(二)诗境入画;(三)历史故实;(四)临摹古人。其实,对抱石而言,一幅画的取材往往并非单一的,就此作而言,似乎上述四者的影子都可寻觅到。砚台本为研墨贮墨之用,不用时需洗净以养护,书圣王羲之“临池学书,池水尽墨”,给后人留下“洗砚池”一说。北宋魏野有诗:“洗砚鱼吞墨,烹茶鹤避烟”,此句被后世文人采之入画,反复描绘,以表现文人高洁、自娱和旷达的心境。抱石此作虽不是简单诗意入画,但从中亦可看到前人的影子。傅抱石曾经对自己在重庆时所居环境有过一段细致的描写:“我住在成渝大道旁,金刚坡麓的一个极小的院子里,原来是作门房的,用稀疏的竹篱隔作两间,每间不过方长大。”读至此,再参看画作,画面分明是抱石所居的自然写照。   画中以淡墨轻染远山,而以细线勾勒近山和坡石轮廓,并作精心的点染和皴擦,从中窥见抱石皴的影子。画中大面积的是成林的枯木,仍采用传统画法,但较多的使用洒脱迅疾的线条扫出枝干,以显枯木之“枯”。枯林之间,大道之旁,水流缓缓,一童子双手捧砚,作蜷缩状,似有不胜轻寒之感。整幅画面营造出一派荒寒寂寥之境,而这一切都只为衬托出画中主体——高士。看他一袭布衣,于茅斋中束手而作,案头铺着素卷,却无心执笔,人物遗貌取神,眉宇间似透着深深的忧思。前面谈到画中之景为抱石所居的自然写照,而画中人物又何尝不是抱石自喻呢?笔者认为,画作背后还蕴藏着更深层的现实意义。   1940年4月,中国美术会举办第二届“劳军美术展览”,傅抱石在参观画展后,深受鼓舞,激情撰写了《从中国美术的精神看抗战必胜》,之后很长时期,他几乎完全沉浸在关于中国画民族精神的思考之中。1941年正值抗战陷入困境,国土沦丧,沿海港口几乎全部丢失,身在重庆后方的傅抱石同诸多同道一样,无时不忧心国家安危。当时,传统文人画备受质疑甚至唾弃,而像《洗砚图》这类传统题材却为抱石激赏,成为了他笔下抒发情感的工具。乍观之下,画作所仍属于传统文人画范畴,但实际上已不尽相同。服膺文人画家在绘画意趣上往往追求格调雅正高古的气息,但是傅抱石画作并没有像前人那样强调“出世”思想,而是把传统文人的“人品”和“风骨”放大到爱国和对传统继承之上。传统隐逸题材画面往往红花绿树,煦日和风,而傅抱石有意将画境置于深秋入冬时节,一派荒寒之境界,似乎寓意抗战情形。抗战时期,在传统文人画备受质疑的情形下,傅抱石的创作意图显而易见,却又是婉转深沉的,他根植传统,有意改造传统文人画,画中之境、画中之人成为他寄托的对象,他以不寻常的构思和笔墨去供述他心中那压抑许久的情感。


洛阳白癜风治疗费用
晋城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南宁男科医院哪家好
滨州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临沂白癜风治疗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