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养生

QQ群主的隐秘生意夜店渠道群主变现

2019年04月10日 栏目:养生

群主的隐秘生意:夜店渠道 群主变现作者:hy10005 来源:财经天下周刊这些善于经营的群主,通过组织活动的方式获取了可观收入,而他

群主的隐秘生意:夜店渠道 群主变现

作者:hy10005 来源:财经天下周刊

这些善于经营的群主,通过组织活动的方式获取了可观收入,而他们本身已经成为城市生活链中不可缺少的一环。

本刊 严冬雪 摄影 时会理

北京的夜,酒吧聚集的工体西路。旅行带着几位男男女女,目不斜视地径直走进一家夜店,进门后直接左拐,在半圆的卡座上落定,拿酒,举杯,递给身后的几人。

这是一场群的聚会。这个小组织以夜店生活为主题,聚集起了1200多人,而旅行正是这个群的群主。近三年来,他隐藏自己白天真正的职业和姓名,利用闲暇时间混迹在群,组织各种线下聚会,并获取了不菲的佣金。

在隔壁桌,是另一拨群聚会。不同的是,他们包了个更大的卡座,酒水桌也多一张,十三四个男男女女,来自三个群,由不同的群主牵引汇集到这里。旅行认识那几位群主,但并未上前寒暄。在他看来,这是一个微妙的圈子,有竞争也有合作。如果没有群,北京的一半夜店要关门。他说。

夜店的渠道

在群的查找页面,输入北京交友、夜店、Mix(北京知名夜店之一)等字样,能找到几十个相关交友群。作为一个成立三年的超级群,旅行的群排在了搜索结果的首页,群图标是Gif图片,凸显于一排高跟鞋、丰乳的图标里,显得卓尔不群。

旅行供职于一家互联公司,喜欢泡夜店。初,他喜欢一个人去夜店玩,后来有朋友建议他开一个群,这样不仅能认识更多的人,成为群主还意味着多了一个生财之道。

关于群何时成为了夜店的营销渠道,没有人知道确切时间。从群诞生开始,就出现了这种兴趣扎堆的组织,开始是群主牵头组织活动并实行AA制,后来商家发现有利可图围油栏批发
,就慢慢跟群主展开合作。

夜店群刚建立时,旅行工作还不忙,投入了大量的时间精力经营群,使群成员数飞速提升。初,群里只有朋友、同学在内的百余人,一年多后,人员渐渐平稳在1200多人,排名也稳定在搜索结果的页前几名。

群里的活动也固定下来每周两次夜店聚会,具体时间和地点提前发布在群公告位置。一般每次活动能到场20多人,周末或有特别活动的时候能有三四十个,姑娘的比例占到一半以上。

这多半是因为收费标准:男士400到600元不等,女士免费。如果是每周都来的熟人,或是聊得来的朋友,群主还会给优惠,减免100元,或者干脆免单。2011年初的价格是200元,后来涨到300元,现在,北京工体夜店圈的通用行情是400元。

偶尔,旅行也组800元一人的局,甚至价格更高。有一次,每人1000元的活动,就来了四五个男成员。这种高价局,因为有风险,群主往往会事先打听下成员意向。如果来的人比预期的少,就容易出现亏损夜店账单需要群主事先预付。

账单主要是酒水和卡座,一般来说价格固定。这意味着群主带来的人越多,回报就越多。而夜店的收益,靠的是酒水实价与收费之间的差价。深谙夜店文化的鬼虎子告诉《财经天下》周刊,这种聚会上,夜店给的酒多有作假,只是掺假程度不同,真假之间的差价是利益来源所在。

这种合作的背后,来自夜店对人气的渴求。在周末,夜店会给群主优惠价,群主则对成员正常收费,赚钱更多。每晚的群聚会数量不会过多,夜店会刻意控制,因为这种聚会给店里带来的流水远低于正常来店的消费。为保证盈利,即使是满员的周末,每晚的群聚会只能控制在三四个卡座的量。

与之对应,群聚会则为夜店提供人气。之所以周二组织一次活动依维柯房车
,就是为了帮夜店赚吆喝。平日里大家各自忙工作,能参与活动的并不多,非周末的时候,夜店里一般只有一两拨群聚会。但就是这一两拨人,能给夜店周中的冷清平添三分之一到一半的人气。

人气对夜店尤为重要,作为热闹的场所,即使内里服务再好,不热闹,人们也不爱去。

一个给优惠赚吆喝,一个帮暖场挣实惠。这就是夜店与群主的长期合作模式,不论北上广,或是休闲的二线城市诸如成都,全都如此。虽然在一些标榜高端的夜店,与群主合作拉人气被视为不够专业的做法,但在大多数普通场所,这已是夜店与群主之间多年的默契。在红火的2008年,灯红酒绿的场所中,群聚会场场爆满。旅行开始当群主的时候,时间已到了2011年初,这时候群聚会已开始走下坡路。

群主的变现

不过下坡路上的生意,也被旅行做得有模有样。现在,他会挑选不同的夜店组织活动,照顾多家的人气,也为提升成员们的新鲜感。工体附近的夜店负责人也都与旅行熟识,平时他一般靠刷脸进出。

群里的7个管理员,与旅行都是相识数年的好友,他们偶尔会帮助清理频繁发广告、捣乱的人,并不负责组织活动。不论是简单的夜店Party,还是前些年的海边聚会,都由群主一手操办。在旅行看来,一旦有了利益上的纠葛,朋友关系早晚受损。

至于跟旅行一样的群主,在工体的夜店圈里还有很多。他们绝大多数都无业,可以全身心投入此间。旅行认识其中一些人,但并不真正混入群主圈,在他看来,跟那些人相处没有意义,找别的朋友聊聊,还可能谈成个项目,挣点钱,我是白天要上班的人。

对于自己的获益,旅行这样解释:大家出来玩都明白怎么回事,说利用有点太功利了,应该叫做双赢吧。

按照他的分析,城市越大,越觉得朋友太少。约时间也是难题,今天你有事明天我有事。地点也是大问题,永远只能约定在簋街(北京知名美食街),即使那里名不副实,又贵又难吃,但它处于这座超级大城市的中心地带,能顾及到住在各个城区的人们。很多人除了同事,几乎没有别的社交圈,即使有心去夜店,也不愿与同事一起,因为那种地方难免有时失态,于是便只能宅。其他娱乐方式,诸如唱K、打台球、酒吧看球等等,日子久了玩腻是个问题。同时,大城市的高消费也是个大问题,这样通过群偶尔去一次夜店便成为性价比很高的选择,何况女士们还免费,而且群里没有同事,都是陌生人。

在喧闹的声色场,活动发起者群主们并不知道每个人白天干什么工作,是公务员、开公司或是其他。他们清楚的是,群成员们都带着相似的心态来到这里,图个放松,这与喜爱徒步、骑行、摄影的其他圈子都一样,各有所好而已。不同的是,这圈子背负了更多的世俗看法。

其实,我次接触群聚会的时候,挺反感的。旅行说,初,他觉得陌生人之间会无聊,还不如独自去夜店买醉。成为群主后,他慢慢体会到个中乐趣。在他的群里,有人成为挚友,有的成为情侣,还有的结婚了。新人进来,会担心地问活动是否好玩,是什么样子。

你问我没有任何意义。旅行都会这样回答。大城市娱乐场所相对正规,新人尽可以先来感受一次。如果觉得不好,以后找其他的娱乐方式,或是换个群都可以。慢慢的,留在群里的就都是志趣相投的朋友。

季节性收入

每年的中秋、国庆双节期间,是群聚会的淡季。大家忙着过节,或出游,或花钱花到囊中羞涩;雨天和过冷过热的天气,也会严重影响群主们的收入。为了降低风险,一些规模不大的群往往会三两合并办活动,几个群主之间分摊夜店账单,减少因来人少而飙高的人均成本。

直到11月初,长假已过,新的一月工资已发,天冷而又未到严寒,年轻人有钱有闲,便重归旺季。不过这两年即使到了这时,群主们的收益也远不能和四五年前相比。就算与2011年相比,参与群聚会的人数都少了一半。旅行还记得,有次他过生日,来了200人,塞满了8个卡座。今年,他的生日聚会上只有五六十人。

这是互联趋势变化的一个缩影。爱玩的人还是那一拨人,社交渠道却多出了、陌陌以前只有群这一个交友聚会途径,爱玩的年轻人,他们去夜店只能用联系,而且是在电脑上现在,他们都用上了智能。

旅行的群,在北京的夜店交友群里排名靠前,但也已少有人聊天。被切分的还有群聚会这块蛋糕。爱玩的年轻人没有变多,蛋糕并未膨胀,分的群主却多了。不混群主圈子的旅行,因为工作生活越来越疲于分身,也不再积极组织户外活动。但他仍保持每周两次的夜店Party。谈及利润,他很肯定地表示超过30%,但跟前几年比,因为参与的人员变少,正在呈下降趋势。

诞生至今,已是第15年。对于群里的类似故事,腾讯(428.8, -1.40, -0.33%, 实时行情)一直都知情。他们反复强调,这样的事情纯属用户个人行为,他们只负责提供产品服务并做适当的调度。

腾讯曾在群聊中插入广告的尝试,在坚持了一个多月后进入停摆。2013年6月初,各大群群主先后接到来自官方旗下腾讯智达联盟的消息,被告知已经接到广告订单,群主只要愿意投放到自己的群中,就可分得每条几分到几块钱不等的报酬。

一个半月的内测过后,各群主收到多则几十、少则几毛钱的广告费结算,就再也没有人接到任何广告。7月15日,官方通告正式上线时间是:待定长沙米粉企业
。两个多月过去,腾讯对群的首次商业化尝试宣告持续冰封。

旅行对这个消息并不在意,在他看来,一款工具属性的产品依靠广告分成的模式显然并不能长久。

赶在国庆假期前,旅行入手了他的新车,群里成员们闹着要试坐。于是他为长假中无聊的男男女女们组织了聚会,先AA吃饭,然后是照常男400元女免费的夜店Party。在群的庞大平台上,他不是早开始挣钱的那个,也不是挣得多的那个,但却是这大都市茫茫人海中挣得还算轻松的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