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科技

8个月暴涨479总市值319亿的医药股老前辈还能靠疫苗概念火多久

2020年11月20日 栏目:科技

8个月暴涨479%!总市值319亿的医药股“老前辈” 还能靠疫苗概念火多久?自上市以来,西藏药业股价一直表现平平,但今年内一路暴涨。年初
8个月暴涨479%!总市值319亿的医药股“老前辈” 还能靠疫苗概念火多久? 自上市以来,西藏药业股价一直表现平平,但今年内一路暴涨。年初至今涨幅超479%,5月25日至7月29日期间涨幅达396.49%,发生了什么?  7月29日,西藏诺迪康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药业”)股价又现新高。  午后13点28分,伴随着疫苗板块持续发力,西藏药业封上涨停板。  截至收盘,西藏药业报收128.69元/股,最新总市值319亿元。  手握疫苗股价暴涨  自上市以来,西藏药业股价一直表现平平,但今年一路暴涨。据Choice数据统计,1月2日至7月29日期间,该股起始价22.22元/股,最终价128.69元/股,最低21.86元/股,最高128.69元/股,涨幅达479.07%。西藏药业2020年1月2日以来股价走势  Choice数据显示,西藏药业的股价在今年的5月22日收盘时也才25.92元/股,但自那以后一路蹿升。在5月25日至7月29日期间,该股涨幅达396.49%。西藏药业发生了什么?  6月16日,西藏药业公告称,其与斯微生物合作研发,获得相关疫苗全球独家开发、生产、使用及商业化权利,但公司不成为相关疫苗的权益所有人。彼时,合作涉及的预防性疫苗产品在中国尚处于临床前研究阶段,海外相关工作尚未启动。该公告发布后,6月16日至7月29日,西藏药业出现11个涨停。不过,截至目前,该项目的进度并未更新,依然在临床前研究阶段。  某生物医药行业研发人员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疫苗的临床前研究主要包括筛选靶点和寻找载体,做一些体外研究、动物研究,用不同浓度测定安全性等项目。这期间还包括小试和中试,这是工艺上的处理。它们产量较少,花费较高,主要是为了后期试验用苗。这些流程都走完才去申报临床,也不知道斯微生物走到哪一步了,至今还没申报上可能是由于工艺比较新。”该人士同时提示,即使该项目进入临床也不是“万事大吉”,疫苗研发失败的风险相当高。  根据西藏药业公告提示,其投资方式系根据新冠疫苗研发进度,它会向斯微生物分阶段投资3.51亿元。首先是预付款3500万元;在获取中国药品监管机构的临床批件时支付3500万元;II期临床试验完成阶段分两次支付6000万元;III期临床试验获得阳性结果支付7000万元、产品获批上市再支付1.5亿元。  某生物医药投资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这种投资方式可称作是‘里程碑式付款’,通俗点说就是实现一个小目标给付一笔钱。这样对于投钱的企业来说,风险相对可控,毕竟可以及时止损。但除了挂着名的‘风险可控’之外,这种合作方式太适合炒股价了。因为当前新冠疫苗是热点,企业在发布相关合作公告后股价想不涨都难。对于股东来说,只要坐等股价涨到高位,然后伺机减持,可以轻松赚几亿甚至十几亿。而这笔盈利远在当初每阶段投资的几千万之上。”  期货大佬收益颇丰  那么,在西藏药业股价大涨的局势下,谁会获利?根据西藏药业一季报,期货大佬葛卫东排第三大股东,重仓西藏药业781.2万股,占总股本4.41%。其中流通股490万股,按照今日股价计算,总持股市值约6.3亿元。而若按照其一季度期末持股总数计算,总持股市值接约10亿元。  根据西藏药业季度报告,葛卫东首次建仓是在2017年,当年四季度再度加仓159.58万股。若按西藏药业2017年第四季度股价,均价38.65元/股计算,此笔增持成本约6100万元。此后,葛卫东的持仓就一直没动。今年4月17日,西藏药业每10股送4股,葛卫东持股数增加。粗略推算,葛卫东2017年认购西藏药业的股份成本为36.48元/股、获配金额1.06亿元,在蛰伏三年之久后,葛卫东或将迎来超8亿元收益。  关联交易惹关注  西藏药业早在1999年就上市,主要产品新活素、依姆多、诺迪康胶囊在心血管疾病治疗领域表现优势,公司近年业绩稳定。2017年至2019年,西藏药业实现营收9.16亿元、10.28亿元、12.56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2.3亿元、2.16亿元、3.12亿元。2020年第一季度,公司营收达2.97亿元,归母净利润同比增加81.75%达1.29亿元。  此前,对于公司一季度业绩,西藏药业向《国际金融报》记者介绍,今年一季度企业增长较好主要系公司在报告期内收到了西藏山南市幸福家园建设管理局拨付给公司的产业发展扶持资金4781.21万元。此外,公司产品销售业绩主要来源于依姆多和新活素。  尽管距离公司2014年那段“宫斗夺权”的日子已经过去好久,但由于与大股东的关联交易,西藏药业在今年4月又惹出是非。彼时,有投资者发帖,寻求西藏药业管理层回应与大股东关联交易的问题。数据显示,2019年,西藏药业接受控股股东康哲药业提供的药品推广服务,共发生推广费5.29亿元,占销售费用的比例为84.95%,占西藏药业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为42.14%。这也意味着,大股东抽走西藏药业当年超四成营收。  记者发现,尽管西藏药业近年一直在提及减少对大股东的依赖。但据其每年初披露的《关于日常关联交易预计的公告》,西藏药业由大股东康哲药业及其关联方负责推广产品所产生的利润占其净利润的比例逐年提升。2016年至2019年,该比例分别为57.51%、60%、71%、79.69%。这标志着西藏药业对大股东康哲药业的依赖性却越来越大。  西藏药业与大股东康哲药业的关联交易也受到不少中小投资者的反对。据《2019年年度股东大会决议公告》显示,“关于日常关联交易预计的议案”获得了3195.13万票同意,同意的票数为98.45%,该议案被审议通过。然而,5%以下股东有一半以上投了反对票,占比为51.57%。  对于关联交易事项,截至发稿时,《国际金融报》记者尚未收到企业方表态。但西藏药业董秘刘岚此前对媒体解释,“事实上,公司和大股东康哲药业的合作从2008年就开始了。2008年康哲药业还不是公司的关联方,双方仅有上下游的合作关系。到2014年,康哲药业通过从二级市场上收购股份、协议受让股份,成为公司的大股东。从此,康哲药业由公司的非关联方变成了关联方。”  刘岚表示,“养一支覆盖全国的推广队伍需要花费很多的资金和精力。从我们公司的销售能力来说,目前还不具备自己独自承担这么大的品种的推广要求。大股东康哲药业在心血管领域有较强的推广队伍和较多的推广经验,公司跟它合作可以优势互补。”威海哪里专业治白癜风
威海看白癜风的医院
威海哪家医院看白癜风
威海看白癜风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